长平长平_第26章 定计决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6章 定计决战 (第1/3页)

  被任命为代理南阳尉的叶掾,在巡查方城的空闲,见到一群商人路过,便叫过来询问情况。那商人道:“微庶等自大梁来,将往宛城。”

  叶掾道:“吾观商众百余,皆出大梁者乎?”

  旁边两名商人立即应声道:“微庶乃郑商。”“微庶乃陈商。”说的也都是官话。

  叶掾似乎很有闲心,也很有好奇心,问道:“一梁、一郑、一陈,相隔数百里,以何结伴而行。”

  为首的那名梁商道:“微庶等顺鸿沟而下,可至于陈。乃得与陈兄同行。至隐阳,得见郑兄,遂乃结伴。”

  叶掾道:“此前汝等皆无所识乎?”

  三人道:“但行商耳,素不相识。”

  叶掾道:“既无所识,而乃同行,得无所惧?”

  梁商道:“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吾等千里逐利,若无兄弟相助,朋友相帮,焉得为也。”另外两人也是连连点头。

  叶掾道:“梁王其无恙乎?”

  梁商道:“微庶等日逐饮食,非巨商大贾所比,焉知王事!”

  叶掾道:“虽未目睹,或耳闻之。”

  梁商道:“闻秦王遣大军击邯郸,平原君遗书梁王,欲以为救。邯郸商路值遇兵灾,多有梁商踊跃而动矣。”

  叶掾很有兴趣地问道:“战乱之起也,百业不兴,何梁商独动耶?”

  陈商道:“岂独梁商,陈商亦有动者。”郑商也在一旁边点头。看来能看出其中商机不止梁商一家。

  那名梁商解释道:“兵之起也必有灾,必有祸,此所谓兵祸、兵灾也。能救灾祸,必得其价。向闻秦人入邯郸者,竟十万,非少时所能断绝也。兵构祸连,其灾必大,其用必众,而得待其价也。”

  叶掾道:“皆言商人见利忘义,诚哉斯言也。彼被兵灾,不思急救,而于中取利,岂不痛心?”

  那些商人都是人精,见叶掾如此说,都是一番义愤填膺表情道:“诚如大夫所言。世所谓奸商者,盖此也。吾等小本,道千里而求衣食,虽无大利,可得心安!”

  叶掾道:“既有平原君书至,梁王得无救乎?”

  梁商道:“时值春耕,农皆归田,商皆在道,焉得救!”

  叶掾道:“此言是也。不误农时,国之本也。焉得因兵而废之!”

  郑商道:“吾观邯郸之灾,未得了结。秦人十万居于野,邯郸焉得耕耶?春不得耕,秋焉得获?百万之户,无噍类矣!”

  那名陈商倒反过来问叶掾道:“大夫之观秦赵,可和于春乎?”

  叶掾不答,反问陈商道:“先生之意何如?”

  陈商道:“王皆智者,复有良臣,必知不误农时,国之本也。当于数日内解兵,以归于农。故欲就中取利,恐成空耳!”

  叶掾道:“先生之言,诚老成之见也。秦赵构兵,非两国之福也,乃天下之所愿也!”

  三名商人一起问道:“何谓也?”

  叶掾道:“天下诸侯,无不望秦赵相争,两败俱伤,而后于中取利也。就如彼奸商,亦望之矣。彼之奸计,焉得逞也!”

  三名商人一起拱手道:“大夫之言,诚至矣!”

  叶掾复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