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平长平_第4章 信陵君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章 信陵君 (第3/3页)

队。正中的战车上树着旗,天暗了,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图案。这列车阵在即将驶近驿站时,渐渐放缓了速度,最后堪堪停在驿站前。

  一辆车上传来一声号声,战车一辆接一辆从道上向驿站驶来,就如同从茧中抽丝一样,排列得整齐、均匀。不多久,在驿站前围成一个半圆。郑安平清楚地看到,半圆的中央,正是那辆插旗的车,这显然是整个车队的指挥车。车上人的面貌在暗影下十分模糊,身形端正,站在车上,给人一种山一般的安稳感。

  “这就是信陵君吗?”郑安平心中生出一股不真实的激动。

  晋鄙大步向这辆车走去,驿吏不知所措地跟在后面。到了车前,晋鄙大声说:“西门驿卒五名,恭迎君上!”

  驿吏跟在后面,不敢开口,只是打躬。

  信陵君平静地说:“晋将军辛劳!旁边可是驿吏?”

  这次驿吏不能不说话了:“驿吏麻小三,不敢~君上动问!”

  “西门驿军容严整,驿吏治理有方!”

  驿吏大起胆子说:“但听君上差遣,火里水里不~怕!”

  信陵君道:“驿卒由晋将军调遣。”随又转向晋鄙:“在这里打尖?”

  晋鄙躬身道:“诺!”

  车上吹响的两声号声,人们从车上站起,跳下。

  晋鄙转向站在门口纹丝不动的四名驿卒:“到里面搬草料。”又转向驿吏:“打火!”

  每辆车都过来一个人,有的跟着驿卒去后院搬草料,有的跟着驿吏去厨下搬柴禾,似乎任务早就分配好了,并不混乱。

  后院草料其实并不多,七手八脚,几乎搬空了;拿到院前场地上,放在马前面,任由它们啃食。驭手们还在掏出一袋豆饼,洒在草料上。然后静静地握着缰绳,看着马吃草。

  场地中间已经有人点起了多堆火,驿站里的各种食物、各样鼎簋罐盆都被搬出来。驿站西边紧挨着一条小河,大家就在河里打起水,架在火上,开始做饭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